麻城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这个非洲战乱地区有一半人用手机支付
http://wanghongmeir.com.cn  2020/1/14 16:26:32  

据BBC报道,东非索马里兰地区的文盲率非常高,经济也在内战中饱受蹂躏,但它有可能会成为地球上第一个无现金的国家。

(网易编辑注:历史上该地区称“英属索马里兰”,是英国保护国。1960年6月26日该地区独立为索马里兰国之后五天,即与7月1日独立的意属索马里兰合并,成立“索马里共和国”。1991年5月,索马里北部属的诸部落宣布独立,成立索马里兰共和国,简称索马里兰。而索马里兰则是对该政府统管辖区域的称呼。该国实际控制原索马里十八个省份中的五个,但未曾获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承认。)

在索马里兰的哈尔格萨市,6名男子正围绕主街上一个色彩鲜艳的木制棚屋周围,高声争论着Khat(恰特草,被比作咖啡和可卡因的麻醉物)的质量,他们刚才匆忙将它们交给供应商。顾客们从里面出来,抓起这种当地可合法买卖的绿色叶状植物,认为它们已经足够好,并把所需购买钱数输入手机中付款,随后迅速消失。嘴里嚼着这种绿色植物的卖家奥马尔(Omar)说:“我们需要尽快做好有事情,在这里使用现金支付速度太慢。如果能迅速得到Khat,人们就能保持冷静。”

在这里,没有现金转账,也看不到信用卡。但是顾客们也并非每天免费获得khat,他们使用手机付款。只需要携带手机,记住几个号码,几秒钟内就能在街头完成支付,并带走自己需要的东西。小小的索马里兰在任何领域都称不上世界领袖,但无现金支付可能是其中之一。自1991年脱离索马里宣布建国(仍未得到国际社会认可)以来,这里已成为无现金支付的前沿,因为它正描绘出世界上第一个无现金社会的雏形。

无论是在路边的棚屋里还是在哈尔格萨市的超市中,移动支付正迅速成为这个国家的新标准。奥马尔表示:“现在大多数人都通过手机支付账单,这要容易得多。”尽管许多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在使用手机或非接触式方式进行无现金支付,但索马里兰的动机却是独一无二的。这种脱离现金的趋势部分是由于索马里兰先令的快速贬值,该国先令与美元的汇率约为9000:1。而几年前,这个比例还仅为4500:1。

1991年索马里内战爆发时,索马里兰脱离索马里独立,这场冲突仍以不同的形式延续至今。先令也经历了一个动荡的开端。1994年,它被广泛用于购买武器和资助针对该地区武装组织的战争,后来又被官方出于政治目的加印,导致货币连年持续贬值。面额为500先令和1000先令的钞票最为常见,购买几个小物件可能就需要支付成叠的钞票,而中等规模的交易则需要袋子装满货币。

至于那些大街上依靠用美元和欧元兑换先令的人,常常需要使用手推车将大堆的钞票从一条街搬到另一条街上。由于索马里兰没有国际认可的银行,没有正式的银行系统和自动取款机,两家私人公司Zaad(成立于2009年)和e-Dahab填补了空白,开发出一套移动银行经济,现金通过它们存储在手机中,以支持人们买卖物品。

18岁的珠宝店店员易卜拉欣·阿卜杜拉曼(Ibrahim Abdulrahman)指着金项链笑着称:“如果用先令购买这些珠宝,你可能需要支付100万到200万先令!人们不可能带这么多钱,那太多了!你需要用袋子来装。”他继续用两只手快速打着手势,并说:“我们现在从来不用索马里兰先令,只接受美元和手机支付。”

从哈尔格萨市的实体店到在尘土飞扬的街头小摊,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采用无现金支付方式,现金越来越被边缘化。在这种文盲率很高的国家,简单好用已经帮助移动支付蓬勃发展起来。支付只需输入供应商特有的代码和几个号码即可。这样的代码到处都是,粗糙地印在锡制棚屋或市场摊位的外面。而在更昂贵的设施中,代码则被打印出来,叠好整齐地摆放在内墙上。

这种支付方式不需要互联网接入,因此即便是最基本的功能手机也可使用,用户可以通过拨打号码和密码将钱从移动银行账户中转给其他账号。哈尔格萨市繁忙黄金市场中50多岁的街头小贩艾曼·安尼斯(Eman Anis)说:“这是今天的生意收入情况。”她的手机显示销售额超过了2000美元。她说,通过手机支付的费用已经从两年前的5%飙升到现在的40%以上。

安尼斯到最受欢迎的移动支付公司时称:“使用手机支付更容易,汇率是个问题,但现在我们可以通过Zaad来做任何事情。现在,即使是乞丐也有Zaad。”虽然有点儿夸张,但她的话却有些道理。支付系统不仅使消费者和商家的生活更加便利,也让许多最穷的人重新燃起了希望。

去年,索马里兰遭受了一场严重的干旱,导致数十万人的生计受到影响。移动支付技术使得城市地区的索马里人能够迅速地将钱寄给贫困和饥饿的农村亲戚。因干旱而流离失所的骆驼牧民马哈茂德·阿卜杜尔萨拉姆(Mahmoud Abdulsalam)说:“由于干旱,我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卖,也没有钱,但家庭成员却可以通过汇款提供帮助。即使是在农村,我们也会使用移动货币。”

据供应商称,与1年前相比,使用移动支付的人已经从10%到20%增至近50%。这项技术正迅速成为索马里兰首选的交易方式,这个国家的经济规模很小,骆驼是其最大的出口货物。在索马里兰,有些雇主甚至也开始通过移动支付。(网易编辑注:CNNIC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中国使用网上支付的用户规模达到5.11亿,手机支付用户规模达到5.02亿,占总人口比率暂还没超过50%)

2016年开展的一项研究发现,在16岁以上的索马里人中,88%的人拥有至少1张SIM卡。81%居住在城市地区的索马里人和62%生活在农村地区的人使用移动支付服务。随着非洲大陆廉价手机的普及,像加纳、坦桑尼亚和乌干达这样的非洲国家也出现了类似的移动货币革命,肯尼亚版Zaad——M-Pesa据信约有半数人口使用。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对这种迅速摆脱现金的支付方式感到高兴。由于两家私营公司垄断了移动银行业务,许多人缺乏监管感到担忧,它们可能继续对本已脆弱不堪的索马里兰经济产生不受控制的影响。在这个干旱十分常见的地区,大量的动物死亡可能仅仅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而在这个地区,政府腐败,依赖牲畜出口的经济模式令人更加担忧。

虽然其他国家的移动支付服务都使用当地货币,但在索马里兰,两家公司都严格奉行与美元交易的原则,这可能增加索马里兰对美元的依赖。大量的索马里先令堆积如山,随意地捆绑在路边的墙上,像穆斯塔法·哈桑(Mustafa Hassan)这样的货币兑换商说,不仅是他们的业务受到影响,就连移动支付系统也存在腐败现象,导致通货膨胀,并创建出迷你的非法经济。

哈桑说:“我们希望政府要么对此进行监管,要么停止移动支付服务,因为移动货币存在很多问题。它完全由两家公司控制,就像他们在印钱一样。”其他从事类似交易的人也点头表示同意,他们认为:“这会导致通货膨胀。每个口袋里有钱的人现在都在使用移动支付,甚至做些小事也是如此,比如坐公共汽车,而这些都不再使用当地货币,而是用美元。”

尽管如此,哈桑还是不情不愿地使用移动支付系统,因为客户可以直接把钱直接汇到他的手机上,然后他就可以在街上兑换先令了。他承认:“这让事情变得容易,有人可以迅速、轻松地汇钱给我。这里有可能实现无现金社会,而且它已经向这个目标迈进。这对像我这样的货币兑换商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不知道。”

虽然索马里兰人继续接受这项技术,并给经济带来了冲击,但像哈桑这样的货币兑换商仍有希望,至少仍有许多不相信移动支付的坚定支持者。站在街头使用现金而非移动支付服务购买khat的老人阿卜杜拉(Abdullah)表示:“它是你口袋里的银行,它可能会被偷。我总是用现金买东西。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使用移动支付,那就像在问我何时会死,谁知到呢!”

除了索马里兰,瑞典是世界上使用现金最少的社会,去年使用硬币或纸币支付的交易价值仅为1%。那么,这个北欧国家是如何远远领先于其他国家的呢?在斯德哥尔摩市中心西郊的一个社区咖啡馆里,极简主义的白色瓷砖上显示着“我们不接受现金”的标志。负责管理该市2家面包连锁店的维多利亚·尼尔森(Victoria Nilsson)说:“我们想把抢劫的风险降到最低,而且当顾客使用信用卡付款时,速度也会更快。”

瑞典央行Riksbank数据显示,目前在全国范围内,现金交易占总交易量的比例不到20%,这个数字只是五年前的一半。在工会对司机的安全表示担忧后,多年来公共汽车上已经禁止使用硬币和纸币。甚至就连旅游景点也开始不接受现金,包括斯德哥尔摩的流行酒店和阿巴博物馆等。事实上,Abba合唱团前成员比约恩·奥瓦尔斯(Bjorn Ulvaeus)是瑞典无现金趋势最坚定的支持者之一,因为他的儿子曾在公寓盗窃事件中损失许多现金。

规模较小的零售商也利用iZettle这样的本土技术纷纷加入这个行列。这家瑞典的初创企业是欧洲第一家移动信用卡读卡器制造商。这种便携式技术使得市场交易者(甚至是无家可归的人)都能很容易地接受信用卡支付。瑞典面包店客户塞诺巴·约翰森(Senobar Johnsen)说:“我带着孩子去了游乐场,那里有个卖气球的人,就连他也随身带着刷卡机。”说,他是一家面包店的瑞典顾客。

约翰森目前住在英格兰南部的朴茨茅斯,她今年第一次访问瑞典,她说人们越来越多使用信用卡支付服务。她说:“这和英国的情况不同,当你前往售货亭或者商铺时,那里通常会有最低的现金消费。我认为这是伟大的。”智能手机支付系统Swish是另一款受欢迎的瑞典创新产品,其用户数量超过了半数人口。

在各大银行的支持下,Swish用户可以通过使用移动电话号码,安全地向其他应用程序发送资金。即使在跳蚤市场和学校食堂,Swish也是朋友之间十分流行的转账方式:瑞典人再也不能用他们缺少现金的借口拖延自己应该承担的餐馆账单了。斯德哥尔摩皇家理工学院教授尼克拉斯·奥维德森(Niklas Arvidsson)解释说:“总的来说,消费者对这种新技术很感兴趣,所以我们很早就采用了新技术。”

这在一定程度上需要归功于基础设施建设,瑞典是欧盟中联网水平最高的国家。人口相对较少,这成了创新的理想试验田。奥维德森认为,这个国家在历史上腐败水平就很低。他说:“瑞典人倾向于信任银行,我们信任这些机构,人们并不害怕‘老大哥\\’问题或与电子支付有关的欺诈行为。”但让人感到有些矛盾的是,瑞典央行在2010年宣布升级硬币和纸币,并在今年全面实施了这一举措,实际上它推动了现金交易的增加。

奥维德森说:“你可能会认为,一种新的现金会引起人们的兴趣,但人们的反应却恰恰相反。有些零售商认为,不接受这些新式现金是很容易的,因为他们已经学会了如何去做,也许还会投资于现金登记机器等。”他说,还有一种“连锁效应”,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无现金的想法,越来越多的商家也开始接受这种支付方式。

瑞典央行的数据显示,瑞典克朗的平均价值从2009年的约1060亿欧元(100亿欧元)降至2016年的650亿欧元(60亿欧元)。去年,所有支付的价值中,只有1%是用硬币或纸币进行的。而在欧盟和美国,这一比例约为7%。奥维德森教授预测,到2020年,现金很可能会成为“一种非常边缘化的支付形式”。零售商们似乎也认可这种预测。2/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预计到2030年将完全停止现金支付。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这一趋势,就像前警察局长、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布约恩·埃里克森(Bjorn Eriksson)。他解释称,在阿尔维克郊区的本地咖啡店,仍然接受老式现金,但其中几家银行不再提供现金存款或提款。他说:“我喜欢卡片,但我也很生气,因为大约有100人不知道如何处理信用卡:老人、前罪犯、游客以及移民等。银行并不在意,因为这些群体没有盈利能力。”

这位71岁的老人还是国民运动组织“Kontantupproret”(现金叛乱)的代言人,该组织也担心身份盗窃、日益上升的消费者债务以及网络攻击等问题。埃里克森表示:“这个系统很容易被干扰或操纵。为什么要在这么容易的时候入侵我们?我们只有切断支付系统,我们完全无人帮助。”他的观点并没有逃过瑞典政界人士的注意。在瑞典政府机构数据泄露导致7月份执政联盟几乎被推翻后,关于安全问题的争论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议事日程上。

与此同时,选民观点日益分化也表明,农村和老年选民可能在定于2018年9月举行的下届大选中发挥关键作用。在斯德哥尔摩的皇家理工学院,奥维德森教授指出,尽管大多数瑞典人都接受了无现金创新,但2/3人不希望彻底摆脱纸币和硬币。他说:“瑞典人对现金有很强的情感联系,尽管他们并没有使用现金。”瑞典可能会引领全球走向无现金的未来,但其精通技术的人口似乎也在受另一种更为传统的瑞典特质所指引——保持谨慎。


相关阅读:
商用开水机 http://www.qinyuanvip.cn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