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城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世界首例头颅移植手术成功?权威组织:不可接受
http://wanghongmeir.com.cn  2019/10/9 18:49:14  

  原标题:世界首例头颅移植手术成功?权威组织反驳:不可接受,毫无意义

  在科幻作品中,我们时常会看到换头术这一奇特现象。近些年来,有关的新闻不断引发讨论。那么,这项极为复杂的外科手术,真的可能在现实生活中实现吗?

  11月19日,央视新闻援引多家西方媒体报道,当地时间11月17日,在维也纳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塞尔吉奥·卡纳韦罗宣布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世界首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在一具遗体上成功完成。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报道▲图片来源:央视新闻报道

  据卡纳韦罗介绍,手术总共持续了18个小时,成功连接了切断的脊椎、神经、组织和血管。卡纳韦罗称,手术很成功,这是“进行人类活体头部移植手术之前,最后阶段的准备工作”。

  据英国《电讯报》报道,卡纳韦罗称,这一手术是在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任晓平教授的指导下完成的,而手术地点是在中国。

  但是,围绕这词“遗体换头手术”,有人提出了质疑。有专家表示:

  这次所谓的头颅移植手术是在遗体上进行的,严格意义上不能称之为手术。

  而且,今年10月,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就发表声明:头颅移植不可接受、毫无意义。

  遗体头部移植成功=可在活体上实施?

  据《中国之声》11月19日报道,卡纳韦罗在发布会上表示:

  经过很多人的努力,最终,历史性的一刻在中国发生了。在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教授带领下,我们做了18个小时的手术。

  中国人提高了速度,完成了这一壮举。这个手术是成功的。任晓平教授将在未来几天宣布完整的报告,公开更多信息。我们的下一步计划是完成脑死亡器官捐献者的脑移植手术。第一个移植人类即将到来。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报道▲图片来源:央视新闻报道

  18日,任晓平教授接受中国之声专访时表示,关于用捐献者遗体完成人体头颅移植的第一个解剖学外科学的研究成果将于下周发表。

  11月19日,《科技日报》记者赶到哈尔滨医科大学,向任晓平教授当面求证。任晓平对记者说:

  手术是在哈尔滨医科大学做的。经过长达约18小时的手术,我和团队成功将一具尸体的头与另一具尸体的脊椎、血管及神经接驳。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有关本次头移植相关的数据、过程和结果将在美国学术杂志《SNI(surgical neurology international)》上发表,届时关于手术的全部详细过程都会刊登在上面。

  但据《科技日报》报道,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功能神经外科副主任胡永生教授则认为,“这次所谓的头颅移植手术是在遗体上进行的,严格意义上不能称之为手术。手术应该是指在活体上进行的操作,在遗体上进行的实际是解剖或解剖学研究。”

  胡永生介绍,当前的医学技术完全可以做到血管、神经、肌肉、骨骼的重建吻合,但是最关键的问题是离断后的脊髓如何能够完美地做到神经再生和功能重建,国际上还没有突破性的研究进展,“现在就谈什么活体头颅移植,实际上没有太多现实意义。”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报道▲图片来源:央视新闻报道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王岳教授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实际一般在我们语境中谈到的手术,应该是指的活体,至于在尸体上做的这种解剖,我个人觉得叫手术,可能会有误导的嫌疑。让人们错误的认为在尸体上做的这种解剖,就可以今后直接用于活体的手术,我觉得这个是不成立的。

  在目前的技术手段下,换头术靠谱吗?这究竟是一次医学技术的突破,还是博取公众眼球的噱头?王岳教授说:

  我觉得这可能缺乏足够的科学依据,因为实际到目前为止神经损伤的修复在医学界还是一个难题。而换头最重要的不是血管、肌肉这些的移植或者说修复,最重要的难点在于神经的修复,怎么将神经连接起来,在探讨换头术之前,应该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我们在神经断裂后,修复有了突破性进展。

  如果这方面没有突破性进展,去做一个吸引眼球的换头术,我觉得对接受手术的病人是不负责任的。

  此外,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卞留贯在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采访时表示,

  相比肢体移植手术,脑组织对缺血的耐受性更差,同时对中枢神经系统的连接有极大挑战,脊髓缝合更是难上加难。此外,术后还需要注射大量免疫抑制剂,防止免疫排斥反应等。

  头颅移植后,“你”到底是谁?

  但人类头颅移植,并不仅仅是个简单的医学问题,更是伦理、法律,甚至是哲学方面的问题。首先在医学方面,关于“死亡”的定义是怎样的?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王岳教授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说:

  死亡的定义,在我们国家医学界和法学界有很多争议。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立法上的标准,但我们目前行业内通行的标准是两套,一套标准是一部分三甲医院现在在执行的脑死亡标准,特别是在器官移植方面,还有更多的临床宣告病人死亡,实际执行的是一个混合标准,因为对死亡标准的界定,法学界认为这不是个单纯的技术标准,它涉及到一个自然人出生和死亡这样重大法律事项的界定。

▲图片来源:摄图网▲图片来源:摄图网

  此外,在法律上又该如何定义实施了换头术的人?如果触犯法律,该由谁承担责任?北京信格律师所律师马振彪对中国之声表示:

  其实上脑部和腿部相当于组成一个新的个体,所以我认为他应该是以这个新的生命力的躯干和脑部整体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面对未来可能出现的这个新的个体,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岳成表示,这是个有趣的问题。

  医学常识告诉我们,大脑支配着一切。把甲的脑袋换在乙的身体,这个人思维是甲的,肢体又是乙的,技术都在进步,如果换头术能成功了,甲借用乙的身子,甲的思维方式、甲的记忆、甲的一切假设没变的话,那都是甲。因此就我个人来看,换头术如果成功,谁的头部就认定这个新个体是谁。

  法律上如何定义一个新的个体,可能还有待未来法律的进一步明确。然而,哲学范畴内的讨论,也许更难以回答。组合起来的人算“人”吗?我们如何保证自我的同一性?他是谁?他从哪里来?

  面对争议,王岳教授认为,应该可以给予医学实验更多的宽容,但如果要进入市场,应该加强管理。

  事实上,此前真有人希望卡纳韦罗为自己进行头部移植。

  据中国日报网2015年4月报道, 俄罗斯计算机科学家瓦雷里·多诺夫从小罹患先天性肌肉萎缩症,每年身体情况都会恶化。因不堪忍受病痛的折磨,他想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便同意接受外科医生卡纳维罗的头部移植手术,即将多诺夫的头部移植到捐赠者健康的身体上。捐赠者将是一位脑死亡的病人。

  由于该手术风险甚高,医学界对此存疑,更有批评者说卡纳维罗的计划是“纯粹的幻想”。美国神经外科医生协会(AANS)的巴特杰尔医生认为手术后果严重,甚至“比死更难受”,希望人们不要接受这一手术。

  就在今年10月23日,全球最大的神经外科学术组织,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WFNS)就在一份声明中指出,施行头颅移植的技术具有一定可能性,但目前只能在人体头颈必需的脑血管吻合基础上建立脑血液循环,由于脊髓横断后,头与身体不能建立神经联系,人们仍没有能力做脊髓离断后的神经原再生。因此,头颅移植不但在伦理学上不可接受,在科学方面也毫无意义。


相关阅读:
成都市乳腺专科医院 https://yyk.familydoctor.com.cn/21133/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