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城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网络支付成为黑客攻击“重灾区” 系统面临考验
http://wanghongmeir.com.cn  2020-03-26 01:26:37  

在线交易系统安全成为黑客攻击“重灾区”。记者日前从2014中国计算机网络安全年会上获悉,2013年银行、证券等行业联网信息系统的安全漏洞、网站后门、网页篡改等各类安全事件超过500起,存在交易信息被篡改、投资信息被泄露等诸多高危风险。

与此同时,地方政府网站也正面临安全考验。据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监测发现,2013年,我国境内被篡改网站数量为24034个,其中政府网站被篡改数量为2430个;我国境内被植入后门的网站数量为76160个,其中政府网站2425个。

记者了解到,当前我国网络空间安全不容乐观,面临大量来自境外地址的网站后门、网络钓鱼、木马和僵尸网络等攻击。特别是国家级有组织网络攻击行为显著增多,给国家关键基础设施和重要信息系统带来严重威胁和挑战。

在线交易系统面临考验

随着互联网和金融行业的深度融合,以余额宝、现金宝、理财通等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产品市场持续升温。这在给人们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引入新的安全风险。

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监测发现,2013年银行、证券等行业联网信息系统的安全漏洞、网站后门、网页篡改等各类安全事件超过500起,存在交易信息被篡改、投资信息被泄露等诸多高危风险。

2013年12月,支付宝钱包客户端IO S版被披露存在手势密码漏洞,连续输错5次手势密码后可导致密码失效,使得攻击者可以随意进入手机支付宝账户,免密码进行小额支付。此外,淘宝网也被披露存在认证漏洞,可登录任意淘宝账户,给用户资金安全造成威胁。

“此类互联网公司通过所运营的在线交易信息系统,掌握大量用户资金、真实身份、经济状况、消费习惯等信息,系统一旦出现安全漏洞,风险会随之传导到关联银行、证券、电商等其他行业,产生连锁反应。”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副主任云晓春说。

与此同时,跨平台钓鱼攻击也呈增长趋势。据悉,2013年,黑客利用安卓系统的“签名验证绕过”高危漏洞,制作散播大量仿冒国内主流银行等金融机构的移动应用,诱导用户安装,盗取用户银行账户信息。

“他们在盗取银行账号和密码后,在通过仿冒的相应手机银行安全插件的恶意程序,截取用户收到的短信验证码,使黑客进一步完成网银支付、转账等交易操作,从而牟利。”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何能强博士说。

数据显示,去年钓鱼网站数量继续迅速增长,我国境内网站的钓鱼页面30199个,涉及IP地址4240个,分别较2012年增长35.4%和64.6%。

地方政府网站频遭攻击

在被篡改和植入后门的政府网站中,九成以上是省市级以下的地方政府网站。其中一些部门面对预警通报只进行了简单处理,还有一些部门甚至置之不理。

据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监测,2013年,我国境内被篡改网站数量为24034个,较2012年增长46.7%,其中政府网站被篡改数量为2430个,较2012年增长34.9%;我国境内被植入后门的网站数量为76160个,较2012年增长45.6%,其中政府网站2425个。

“被篡改和植入后门的政府网站中,超过90%是省市级以下的地方政府网站,超过75%的篡改方式是网站首页植入广告黑链。”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研发部负责人严寒冰对记者说,由于地方政府存在技术和管理水平有限,网络安全防护能力薄弱,人员和资金投入不足等问题,其网站服务器成为黑客控制的资源节点。

“去年,我们通报了1600起涉及政府部门的网站漏洞,一些部门收到预警通报后却置之不理,导致安全威胁长期存在。”严寒冰说,另一些部门则只针对安全事件进行简单清除,未对网站进行详细检测和加固处理,结果导致反复多次遭受攻击。

尽管国务院部委门户网站安全状况良好,不过部分子站和业务系统仍然存在较多安全漏洞和风险点,可能成为黑客进一步实施攻击的跳板。

据了解,境外黑客组织攻击我国政府网站日趋频繁。2013年,境外“匿名者”、“阿尔及利亚黑客”等多个黑客组织先后篡改我国187个政府网站。

2013年12月19日下午,央行宣布不认可比特币,要求国内第三方支付机构停止为比特币交易平台提供充值和支付服务后,央行官方网站和新浪官方微博遭到黑客攻击,出现间歇性访问困难和大量异常评论。

国家级有组织网络攻击增多

数据显示,我国面临大量来自境外地址的网站后门、网络钓鱼、木马和僵尸网络等攻击。特别是国家级有组织网络攻击行为显著增多,给国家关键基础设施和重要信息系统带来严重威胁和挑战。

2013年6月以来,斯诺登曝光“棱镜计划“等多项美国国家安全局网络监控项目,披露美国情报机构对多个国家和民众长期实施监听和网络渗透攻击。根据曝光信息,美国分别通过互联网、通信网、企业服务器等多种渠道以及采用网络入侵手段,实施信息监听和收集,监控对象包括多国政要、外交系统、媒体网络、大型企业网络和国际组织等。我国属于其重点监听和攻击目标。

去年以来,越来越多的有组织高级持续性威胁(A PT )攻击事件浮出水面,A PT成为国家间网络对抗的新型武器。以去年美韩军事演习为例,其间韩国多家广播电视台和银行等金融机构遭受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恶意代码攻击,导致系统瘫痪,引发韩国社会一度混乱。

“获知信息后,我们第一时间与韩国计算机应急相应组织联系,并协助调查,及时消除攻击来自中国的误会。”何能强说。

实际上,我国同样面临严重的A PT攻击威胁,一些国家利用信息化技术优势,大力推动研发计算机病毒武器,破解互联网加密算法,或直接在标准算法中放置后门,持续对我国实施A PT攻击。我国政府机构、基础电信企业、科研院所、大型商业机构的网络信息系统遭受攻击和渗透入侵。据统计,2013年我国境内有1.5万台主机被A PT木马控制。

我国还面临大量来自境外地址的攻击威胁。无论是在网络钓鱼攻击、植入后门,还是木马僵尸网络,美国均处于首位。数据显示,美国通过6215台主机植入后门对我国15349个网站实施远程控制;通过2043台主机承载我国12573个钓鱼页面;通过8807个木马或僵死服务器控制了我国境内448.5万余台主机,由2012年的17.6%增长至30.2%。

相关专家表示,网络入侵已经从最开始的黑客之间的“互相问候”,演变为国与国之间的攻防战争,进入了“大玩家”时代。


相关阅读:
富德生命人寿 http://www.sino-life.com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